just a lullaby

其实,我是天使,哈哈哈。

嘿,咖啡。

早上,隔壁妹子泡了包速溶咖啡,很香醇的味道。一下子勾起了我对雀巢速溶的回忆,于是跟小星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我们喝咖啡的演变史。

我第一次喝咖啡,是在大学的时候。有舍友喜欢喝咖啡,偶尔蹭一两条,自己买倒是比较少。我喝雀巢咖啡,是被它的香味所吸引,闻到就想试试,实际上喝却觉得有点酸酸的。

那时候还有个趣事,印象特别深刻。我不喜欢喝苦东西,咖啡是苦的,但雀巢又是香的,有次喝完后跟一同学抱怨“咖啡好难喝啊”,被她怼回来:“难道一辈子喝速溶吗?”大致就是这个意思。然后,我就孬了。因为当时觉得,喝咖啡是一件很高级的事情,喝速溶咖啡很高级啊,也没有现磨咖啡、星巴克的概念。那时候的人生追求,除了白开水,就是酸奶和统一冰红茶。

小星星就比我高级多了。她说,她高中的时候就喝雀巢咖啡,大学的时候喝麦斯威尔。高中喝咖啡,就像高中就干坏事的小孩,大学时她进阶第二种口味,麦斯威尔被我们俩一致认为甜甜的,比雀巢咖啡好喝。

随后,从我认识小星星开始,她喝咖啡的段数越来越高明了。

刚刚到SF的时候,小星星已进阶到第三阶段,换喝旧街场的咖啡。旧街场是马来西亚的咖啡牌子,早时候应该就网上有卖。那时候她喝咖啡有瘾,但还保持纯纯的她,会和另一个小美女小羊仔一起,一次只喝半包。而我只在85C点焦糖玛琪朵当咖啡喝,当然也是在SF这个阶段养成了喝奶茶的爱好,主要是Mr. lone把我们带入了85C的世界。

从SF分道扬镳后,为了保持与小星星的革命友谊,我们走上了漫咖啡读书、八卦之路。因为我们两个穷,每次都点19元的当日咖啡,就是热黑咖啡,自己拿点糖奶拌着喝。那时候,我们还积攒漫咖啡的贴纸,积满9杯还是10杯贴纸,就可以换一杯咖啡。等到可以换咖啡的日子,我们就会点各种拿铁或者玛琪朵。

人的进化总是不太同步,漫咖啡的短短半年多时间,小星星适应了黑咖啡的苦,而我退化了,只能喝奶茶以及甜甜的东西。随后,出现了COCO、一点点等一系列奶茶,像个吞钞机定期把我的钱都给吸走了。

小星星说,黑咖啡不错啊,现在自己会买挂耳咖啡来喝。就是这样慢慢地变化了。这跟柒七的爱好一样,打死只喝冰美式,不知道的还以为人生多么爽,只好喝点苦的来中和呢。这也是个咖啡沉迷者,就连85C早餐配的咖啡都要美式,再加一杯冰块,她怎么就不拉肚子呢?吃货的铁胃让人嫉恨。

还有一个咖啡狂热爱好者,Mr.lone。不过,他好像是对一切有味道的东西无限痴迷,喝奶茶,喝水果茶,喝柠檬茶,以及泡着的立顿各种茶。可能是人生味道不够,嘴里要够味才行。

还想起一个事,好像是我第一次喝星巴克,记不太清了。有一次whj在朋友圈发星巴克咖啡图,说同事请客的。我们HY小组也去了星巴克,点了三杯咖啡,还特别摆拍发朋友圈,附文:“多谢同事的人文关怀~”当时就是特幼稚,又穷开心的我们。

好了,大致这样,现在不想提老是说要请喝饮料,到了星巴克又不动的小强。

以上提到的人,别打我,我随口说说而已。我就是觉得从喝咖啡的口味演变,看人的变化,也蛮有趣的,当然也有一些从一而终不改的,是习惯的伟大力量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▲图文byCactus希。原创。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来源:mycactus05

评论

© just a lull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