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a lullaby

其实,我是天使,哈哈哈。

过年


年过到下午这个点,已经没了味。热闹从支付宝开始,乐呵呵地集五福,从微信中开始,群发的祝福语,以及每一个对话框里掉落的金币、跳出的小黄鸡。除了极少的那两次,过年我几乎都在福州度过,从没感受过过年回家团聚的深情与向往。平时跟父母姐弟们一起,过年了也是一样。

年岁渐长,人也越发淡漠了。想起小时候的过年,竟也生出点点羡慕之情。

小时候,对过年的期待始于对寒假的期待,住在旧福大、北江滨(那时候还叫西河)附近,可撒欢奔跑的地很多,同学们都住在不远的地方,那时候还会去同学家串个门。小时候,我像个野孩子,光脚丫瞎跑,爬树、爬墙,跟着堂哥带着弟弟妹妹们疯闹。过年,是童年锦上添花的好日子,有新衣服穿,还有很多美食吃。

平时,是老妈下厨,到了春节则是老爸下厨,换个味,换个新意,显示对过年的重视。旧时过年,家里会备上很多年货,家里孩子多,零食也备的多。我记得,老爸总是在过年前自制一大锅卤味,鸡翅、鸡腿、猪蹄等等,可以吃上一个春节。年夜饭总是一碗一碗地上,我们开动了,他还在厨房里忙活着。而今,为了省事,我们吃火锅的次数越来越多,所有东西往火锅里涮一下,一个底味,每每吃着腻味,对年夜饭也渐渐没有了食欲。

随着老姐结婚,老弟结婚,家里人员的变化,也是有种时过境迁之感。若从本质上说,老爸老妈对过年的热忱并没有减少,只是他们对我们的迁就更多了。小时候,是他们按着过年的习惯安排吃食,如今是依着对我们的了解,安排足够的吃食就行。平常日子里吃喝玩闹的东西已足够丰富,很多事情不是非得到过年时才能做,才能品尝一番。小时候,因为小孩多,回老家拜年的事要么父母两个人来做,要么带上我弟回去走一圈亲戚,留下的小孩靠一箱宏发方便面以及年货过一两天,也觉得是美味。现在,泡面吃多了,也就不吃了。那些坚果、年货、水果,摆在茶几上,也像是平常日子里的招待。

从兴奋单纯的稚童,到不知所谓的大人,明明各种条件更好了,年味就这样淡了。老姐在家的时候,她和老爸两个人是唯二看春晚的人,昨晚我爸从六点就开着央视,八点开始看春晚,九点多的时候,他说:“这春晚还不如新闻好看。”我躺在沙发上从八点多开始睡到十点多,被陈伟霆一句“爱你一万年”惊醒,五颜六色的舞台灯光闪得我眼睛都要瞎了,一下子反应过来,这是在假唱吗?

一直觉得自己有很难摆脱的分离焦虑,和难以克服的适应困难。这一年年的变化,待到坐下回想时,却也是无限寂寥。现在,老妈也不会逼着我,一定要给我买新衣服,我不喜欢逛街,她们也不会按着我的身材给我买;老姐全身心投入新的家庭中,无暇顾及这一个家;老弟们爱玩着呢,一个逮到除夕夜一定要出门去玩,一个逮到电脑无时无刻地玩游戏。我不是个会找乐子的人,这两天像是在阳台上扎根了,亏得福州的好天气,看会书,干点活,写点东西。

下午看《长恨歌》的时候,看到关于穿衣和吃的道理,也是面子和里子的道理,觉得很对。书上说:“要说做人,最是体现在穿衣上的,它是做人的兴趣和精神,是最要紧的。……吃是做人的里子,虽也重要,却不是像面子那样,支撑起全局,作宣言一般,让人信服和器重的,当然,里子有它实惠的一面,是做人做给自己看,可是,假如完全不为别人看的做人,又有多少味道呢?”有一个说法要改变一下,如今吃也是做人的面子了,能在朋友圈晒的一切都是做人的面子,里子好像已经没有了,凡事都可以摊开晒出来,无论喜悲。至于年味,翻翻朋友圈,各家各自的精彩。图文、视频都是工具,红包也是。

当然,我也没有想要回到过去。过年是稀松平常的日子加上注脚,能多一天的假期,也是挺好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-【和我说话请投币】(微信号:mycactus0505)

扫描二维码关注

评论
热度(1)

© just a lull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