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a lullaby

其实,我是天使,哈哈哈。

故事│匆匆那年,我们还是会眷恋。


匆匆那年

文/Cactus希

这是陈然第三次来北京,十月一日晚上20点,出了火车站,拖着行李就往天安门奔去。没有人在等他,赴的是自己的约,那个矫情的中二少年的约。

天安门于陈然是有意义的,他与她的爱情在这儿开始。这要源于陈然骨子里的爱国情怀,从小他的一大梦想就是带着女朋友来天安门看升旗,伴着气势磅礴的国歌,好似爱情就如同这国家的激情持久。你说,这是不是中二?连他自己都觉得二死了!

点了一支灰狼,站在已经降旗的天安门广场,那根旗杆跟他似的,打光棍。在这深秋的北京,也算是一种同病相怜。

失恋第55天,正好是十一。这里有一场盛大的升旗仪式,和他第一次告白一样。


陈然和他初恋是网恋,在那个校内网盛行的大学时代,两个人因为同校而被推荐,在网络上留言、点赞,互相恭维中生出了好感。

陈然清晰地记得,他加这姑娘的时候,是看上了她的颜值,娇小的脸蛋有种乖巧的气质。

聊了一个多月,既然同校,就约出来见见。

一起逛学校,一起上自习,一起吃食堂,两人暧昧着不长不短的时间、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自小陈然对北京有一种渴望,跟他老爸学的,说是中国人一定要去一趟北京,一定要去看一场升旗仪式。二十几年的耳濡目染,这都成了陈然的执念。

大一暑假,陈然就和这姑娘相约去了趟北京,在炎炎夏日的臭汗中,看完了升旗仪式,然后两人就成了。没有鲜花,也没有甜言蜜语,陈然就是指着五星红旗说:“瞧,我对你的喜欢就如这五星红旗一般,每天准时为你升起!”瞧瞧,够寒碜的,姑娘也是年轻,答应得爽快。

大学的爱情,有着世间最美好的一切,不想压力,不想将来,看似平平淡淡,实则干材烈火。


转眼大四,在这个二线沿海城市,经济不算太差,空间还是有的。姑娘是本地人,甘愿留下来,学文科的考个公务员、事业单位轻而易举。

看着姑娘这么乖巧,陈然也不忍一毕业就分手。毕业时,建筑这行还算景气,正逢沿海城市经济崛起。 反正学土木建筑,哪个工地有空往哪钻,找工作不愁。再不然,找个设计院画画也可以。

陈然这个人聪明,还有点恃才傲物。跟工地的工人们混得不错,明面上哥们儿称兄道弟,私下里却没法交心。学着工科,却像文人讲究。

所以,陈然待了一年、两年,怎么也熬不过第三年。当一块建筑钢筋从天而降,砸到他面前5米不到的地方时,他怕了。怕也许就死在工地了,怕也许这辈子就这样了,怕在考级、评级中就这么老了。

陈然虽然混,他也是从小被老师问着“你的梦想是什么”长大的。这不,刚好有这么一个借口,他准备出逃。


也是乖巧的错。才毕业两年多,家里催着结婚,姑娘不愿意等陈然东山再起,真真乖巧地相亲、结婚了。虽然获一乖巧老婆也是陈然的梦想之一,他还是有别的梦想。

分手的时候,她说:“我等不了,我就想28岁前完成结婚的事,再生个小孩。”瞧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陈然也是作,好好的建筑工人不当,烦了、厌了,骨子里还是想当个梦想家。如何挽回?爱情走到最后,和平分手的理由都是“性格不合、志向不同”。气不过的陈然说:“好聚好散。”

看,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么傲气,梦想不可践踏,爱情可为之牺牲。诚如一句网言:“原来爱一个人,竟然如圣经所说——那门是窄的,那路是长的。”走不到最后,也许就是命。

明明是个工科生,陈然有时候反倒神神叨叨。待到真醒觉过来时,他已经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前,随着升起的国旗,哭着唱国歌。那撕心裂肺的样子,周遭人都以为百年难得遇上一个如此爱国的少年郎。

傻里傻气的,他就留在了北京,誓要闯出一番名堂。


北京的天,满是雾霾。365天里,蓝天数仅占1/3,加上满眼满眼的人,地铁里的人,公交车里的人,还有那限号也阻止不了的汽车长龙。陈然,过得并不舒坦。但,指天立誓能轻易毁约吗?他陈然就是好面子。

姑娘相亲了一年多,磕磕碰碰,也没那么容易就逮到一个愿嫁的,处着呗。感情这东西,除去激情,还是靠培养、靠处出来的。姑娘心眼透着呢,虽然不顺,倒也没在意。

这一年多,陈然和前女友偶尔也还联系,说断就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毕竟也有那五六年的感情。偶尔气性上来,陈然还会对着人姑娘下狠话:“你等着,待到我成为盖世英雄,必定脚踩七彩祥云让你非要嫁我!”姑娘总是笑笑,回复一句:“孙猴子成了盖世英雄,紫霞最后不也还是没跟孙猴子在一起嘛。”每每此时,陈然就恨自己怎么当初看上这么个看似乖巧、实则聪慧的姑娘,斗不过、斗不过!

让人家姑娘耗着青春陪你做一个不切实际的梦,也是孽缘。往往付出了青春,也断送了爱情。世间太多感情为此作证,7年、8年,更有甚者10年、20年,最后分手散场。陈然心里也没底,拼了命的加班、充电、学习,夜深人静时狠命抽烟,一包又一包灰狼,像是赌着一口气。

故事的结局是,姑娘终于找到如意郎君,给陈然发了条短信,说:“我要结婚了。就跟你说一声。你别来。”

当晚,陈然喝了半箱啤酒,醉生梦死,跟哥们说,“老子当年看到她就知道错了,错了。不该是她,怎么也不该是她。”该不该,感情能被理智左右吗?


后来,陈然离开了北京。

回到了那个二线城市,租了个小公寓,在这个城市里吃喝玩乐、走走停停,他就想看看这个城市到底哪里值得留下?

嘿,真别说,近处无风景,真的只是因为不想看。

陈然后悔吗?

待到他花光了所有积蓄,剩下最后一点钱买了去北京的高铁。他知道,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城市。


爱情像是酒,生命却五味杂陈。

谁料想得到明天?

只不过指望着今天哪件事重要,就先做哪件事罢了。



▲图文byCactus希。原创。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-【和我说话请投币】(微信号:mycactus0505)

评论

© just a lull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