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a lullaby

其实,我是天使,哈哈哈。

给我惊诧的表情。闪光灯。

给我哀伤的表情。给我怜悯的表情。给我冷漠的表情。给我欲望的表情。给我一个表情。

闪光灯。闪光灯。闪光灯。闪光灯。闪光灯。

这是超级模特夏侬·麦法兰的世界,众人瞩目的美丽焦点。一场意外,她的脸被子弹撕裂,下巴、牙齿都缺失了,只剩下挂在嘴边的舌头。她失去了她的美丽。她有一个好朋友叫艾薇·寇特雷,她有一个受伤后离开她的未婚夫叫马努斯·凯利。她有一个死于艾滋病的哥哥叫尚恩·麦法兰,她有一对沉浸在死去哥哥身上的父母。她遇见了一个美丽的公主布兰蒂·亚历山大,随行的还有瑟斯·托马斯。一路前行,前行,向未来进发。未来会好吗?

逆转,再逆转。随时随地地逆转。

你猜想的一个受伤女子隐忍、复仇的戏码并不全是真实。剧情一再地跳转,跳转到尚恩被赶出家门,跳转到艾薇和她的电视购物广告,跳转到马努斯·凯利的特约副警探工作,跳转到尚恩变成了布兰蒂……一再地跳转,悬念步步铺开,每当快要接近真实,却发现仍是虚假。

闪光灯下的夏侬·麦法兰,是目光焦点。家庭里的夏侬·麦法兰,不在父母眼里,只活在哥哥死亡阴影下。爱情中的夏侬·麦法兰,是退让求全的女朋友。不同的角色扮演,不同的角色冲突,在美丽的外表下,只有不断叫嚣着冲破藩篱的欲望。有时候,人并不能知道自己的冲动会变成哪种毁灭性的灾难。夏侬·麦法兰也不知道。

逆转,最后的大逆转。

尚恩·麦法兰制造了发胶罐爆炸炸毁了自己的脸。夏侬·麦法兰开枪打烂了自己的脸。他们两相互知道对方的存在,一路相伴前行,一个爱着,一个恨着。毁灭自己的共同说辞是,想要得到某种救赎。贫穷的家庭出身,随时被叫醒的夜晚,抢占火车残骸里的物料……这就是尚恩和夏侬的童年。想要摆脱却无能为力,于是各自选择了一种毁灭。

《新城市》周刊评价恰克·帕拉尼克说:帕拉尼克要么是个疯子,要么是个天才。我以为,他是个天才型的疯子。没有多少人有胆量对自己采取毁灭式的救赎,我断定帕拉尼克敢,他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敢。

尚恩和夏侬一路向未来挺进,但“未来何时从承诺变为威胁?”

这个故事大概能从帕拉尼克只言片语的家庭经历中察觉到蛛丝马迹,帕拉尼克的祖父尼克枪杀了祖母帕拉并自杀。帕拉尼克的父亲三结三离的婚姻生活,最后与情人被双双射杀。不温暖的家庭生活,更像是一种束缚、一个枷锁。那么逃脱是冲破束缚,还是落入一个新束缚?没有人说得清。

给我一个挣扎的表情。给我一个妥协的表情。

闪关灯。闪光灯。

帕拉尼克的故事每到最后一页,是看不清什么是真实,什么是虚假。就如一个人的表情,家庭里、工作中、恋爱中、友谊里,你所给的每一个表情,是真心还是假意?伪装好似本能,横冲直撞的人生中,避免不了扮演。

逃脱出来吧,哪怕是跳入另一个束缚。

给我一个最真实的表情。这里没有闪光灯。

评论

© just a lull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