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a lullaby

其实,我是天使,哈哈哈。

收信,犹如抽鸦片

收信快乐

类型:话剧
版本:2015年福建人艺黑匣子小剧场公益演出
导演:陈大联
编剧: 单承矩
主演:夏奇/张晓芸等

一张桌子,两张椅子,两个沙漏,以及两个人。2万多字的书信对白,一封封往返两人之间的信件,没有复杂的场景变换,也没有更多的人物抢镜,只有李政国和陈淑芬,从少年懵懂的笔友之情,到青春期的叛逆之感,再到中年时期的人生困境,直至无法跳出的感情沉沦,直至死亡将这段书信往来终结。这就是话剧《收信快乐》的故事。

我是在福建人艺看得这部话剧,看到最后半小时都有点儿不耐烦了。我不喜欢它。我觉得它有点儿可笑。

《收信快乐》是一出悲剧,李政国和陈淑芬认识早、分别也早,两种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长的两个人,从懵懵懂懂的童年情谊,在四十多年的人生变化中,逐渐演变成彼此精神依赖,演变成爱而不得的婚外情,最后成为台下观众们一个个对“爱而不得”的意淫。他们幻想着”在遥远的地方,有人会心疼你的不快乐“,高喊着”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“,他们感动,他们自怜,他们为此洋洋洒洒写下赞歌。

福建人艺演出的剧本就是台湾改编的剧本,以台湾为背景讲诉的分离,我本该感动的,是的,本该感动的。这个剧本最早是1989年在纽约首演的《爱情书简》,而后被改编定名为《收信快乐》在台湾上演。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,台湾拥有太多分隔两地的爱人、亲人非常多,他们怀念、想念,写一封信都是奢侈,李政国、陈淑芬整整写了四十年呐,这份感情怎么不令人感动?剧本却是在这种感动下,被败坏的。

为什么明明相爱的两个人没有在一起?是因为”佳琳、强强、还有政治前途?“,是因为婚姻、孩子还有事业?所以,两个人开始了偷情,接下来的台词变成了”新加坡五天好吗?我可以整个礼拜。“、”夏威夷五天……五天就好?“、”夏威夷真美,三天,我已满足了﹐我会写信给你。 “……虽然剧本后面由陈淑芬之口,说出了面对现实的思考和妥协,不能放弃现有的家庭、不能放弃现有的事业,但”我们可以通信啊!这是我们永远可以做的事﹐
我永远会听你说那些最真实的话﹐你永远可以对我抒发那些最真实的感受……“

收信,犹如在吸取鸦片,唯有在收信、看信的那一刻,生活的负担、折磨甚至是痛苦都消失了,灵魂在那一刻仿佛得到安慰。我们可以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叫嚣,呐喊着:看吧,这世界再差劲,还是有一个人懂我,还是有一个人在记挂着我,还是有一个人关心的我快不快乐。这上瘾的感情。

我把这种时刻视为逃避,我把这种感动视为意淫。人们是喜欢听这种爱而不得的故事,爱情哪有一帆风顺,人们更愿意相信失败的爱情是凄美的,相信白头偕老的爱情是没有争吵的,没有家长里短的琐事的。

写信、收信,是一件美好的事,没有人会否认。可变味的书信与情感,即使在艺术之上,也并不值得推崇。我翻看了豆瓣上的评价,看了下别人的评论,有人说到不要用道德评价这样的感情。我知道,也许在种种的现实面前,爱情不堪一击,我们妥协、退让、郁郁寡欢,我们需要一个出口,需要一个”懂“,需要一个远方的问候。可我坚持,婚姻、爱情必须努力,必须坦诚,不要在爱人、婚姻之外再找一个寄托、一个依赖。我坚持,婚姻不是为了结婚而存在,而是为了一份感情、一份理解、一份陪伴而存在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浏览了豆瓣所有关于《收信快乐》的评价和描述,我有点儿混乱。所有人都在感动,都在赞叹。是真的现在的爱情已经如此廉价,现在的爱情让人失去了信心?是真的太难找到那个懂你的人吗?我不禁有点儿怀疑和失望。

我本来想找一找纽约上演的《爱情书简》的剧本,没有搜索到,但看到一篇豆瓣评论里有提及,我觉得《爱情书简》是我能接受的剧本,而《收信快乐》,我不接受。

那篇评论地址:http://www.douban.com/location/drama/review/6332168/

评论

© just a lull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